5年前,也就是2013年的2月10日,前乒乓球世界冠军庄则栋在北京逝世,享年73岁。庄则栋生前曾在山西工作,他曾把山西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

本文回顾了庄则栋在太原的点点滴滴,初稿完成并发布于2017年9月下旬,文章发布后收到很多朋友的留言和点评,这里再次表示感谢。

本次在微信公众号爱乒乓(ID:EnjoyPingPang)再次发布,对原文个别处略做修改,请审阅,并多多指教。

黎明时分,一列从北京开往太原的火车飞驰在石太线上,此刻列车已经穿过太行山进入山西地界。

在硬卧车厢内,一位中年男子早早就醒了,他欣赏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那是他久违了的世界。

时间很巧合,四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76年10月6日,党中央作出英明决策,一举粉碎了“”,结束了十年浩劫。随后,庄则栋作为“”的追随者,被关入北京卫戍区接受隔离审查。

曾经,他是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的男单三连冠(第26、27、28届),热爱乒乓球的国人们称他为“小老虎”,也是他,打开了中美两国友好的大门,是中美“乒乓外交”的见证者。被隔离审查前,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三任国家体委(后改组为国家体育总局)主任,他在这个位置上工作了两年半。

而如今,他是被审查的对象,两个月前,他被解除了隔离审查,但关于他在文革期间的问题,还没有正式的结论,他还是处于被审查的地位,只是比以前自由些了,可以回到家和家人在一起了。

几天前,组织找他谈话,安排他前往山西省体委从事乒乓球教练工作。不过,当时的庄则栋更想知道组织上什么时候对他的问题的做出结论,他还能不能保住党籍。

据说,在国家体委党组会上,经过大家讨论,形成的初步意见是:庄则栋在文革中犯有严重错误,但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暂时解除隔离审查,先去山西从事教练工作。

呜……列车发出一声长鸣,离太原站越来越近了,庄则栋看到了熟悉的双塔,那是太原这座古城的标志。

列车缓缓驶入了太原火车站,这是1975年建成并投入使用的新火车站,比以前五一广场附近的旧火车站气派了很多。

庄则栋回想起他1958年第一次到山西太原,那次是太原体委举办全国六城市乒乓球邀请赛,18岁的庄则栋代表刚刚入选的北京队参赛,庄则栋还记得,那一年夺冠的是山西队的梁友能,梁友能比他大四岁,后来作为“108将”当了国家队教练,培养出张燮林、林慧卿、郑敏之、胡玉兰、仇宝琴等一大批弟子,也是国乒历史上执教时间最长的教练员。

庄则栋还记起,1961年8月,他在山西太原举行的全国乒乓球锦标赛中获得了第5名,冠军是比自己小2岁的李富荣,这是他第二次到太原。那一年的4月,在第26届世乒赛上,庄则栋战胜李富荣获得男单冠军,此后,他们又连续两次在世乒赛男单决赛中相遇,可谓是世乒赛历史上的奇迹。

山西省体委派了一辆车来接庄则栋一行,小车沿着宽广的迎泽大街向西行驶,还是熟悉的五一广场,广场上的观礼台还悬挂着的画像,当车经过那熟悉的画像时,庄则栋感觉伟大领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自己……

山西省体育馆,庄则栋对这里也不陌生,彼时的山西省乒乓球队就在这里集中训练,小车把他们送到了体育馆的院里。

庄则栋见到了专程赶来的省体委领导,一见面,领导握住他的手说:“庄则栋同志,山西体委欢迎你的到来,工作上你尽管大胆干,我们希望你把真本事拿出来,帮我们把山西乒乓球队的成绩提高上去。”

庄则栋一时百感交集,“同志”,这个亲切的称呼,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这让他倍感温暖。他的声音略有些颤抖:“谢谢你们的信任,工作上我一定尽力而为。”

“嗯,生活上,如果你有什么困难,也尽管提出来,我们会尽力解决!”省体委领导用关切的眼神望着庄则栋说。

“谢谢,生活上,我没什么特殊要求,我和教练员和运动员生活在一起就可以了!”庄则栋感激地回应道。

省体委体工队给庄则栋安排的是一栋楼的二楼向阳一间屋子,大约18平米左右,宽敞,明亮。省乒乓球队的一群年轻运动员帮庄则栋收拾好了房间,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那天,待众人离去,庄则栋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建筑物,一时思绪联翩。是的,那些年,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墨绿色球台旁边度过的,掌声、鲜花和赞扬声,伟大领袖称他为“小祖宗”……还曾一度达到了荣誉的顶峰官至正部级,然后又一度又身陷囹圄,与世隔绝……

“我要赎罪,我要赎回我的过失,这是唯一一条路!”庄则栋脑海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每个人的一辈子都有高有低,高处有高处的风景,低处也是人生。一个人的一生,两种境界都经历过,才是完美的人生!瀑布从高山落入谷底,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回到大地,开始了它的新生。”

历史上,山西乒乓球队曾有过辉煌,成立于1956年6月的山西乒乓球队是全国第三支省级乒乓球队,那时群贤云集,周兰荪、梁友能、仇宝琴、朱仁龙、杨月英、石桂明……这些都是从山西走出去的与庄则栋同时代的国家队优秀运动员。

那些年,在全国锦标赛和全运会上,山西乒乓球男队和女队都曾名列前茅,周兰荪和仇宝琴还在世锦赛上获得过奖牌。周兰荪被当时的媒体称为“重炮手”,他在1965年世乒赛与庄则栋、徐寅生、李富荣、张燮林联手获得了男团冠军;仇宝琴,1973年萨拉热窝第32届世乒赛女双亚军。

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自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开始,昔日劲旅山西乒乓球队逐渐步入低谷,一度从甲级队降到了乙级队长达5年之久。

庄则栋来山西的三个多月前,以领队王长友为班主任的新教练组成立,经验丰富的李洪钟同志担任总教练,陈建国、武乃文、曹东田、靳庆平、王晋富任教练,大家上下一心,狠抓队伍作风,力求突破,重振山西乒乓辉煌。

在新教练组的共同努力下,山西队在全国乙级联赛中获得女子团体冠军和女单第二名的成绩,重返甲级队(全国前16名)。

庄则栋没有下车伊始就发表意见,他对当时的总教练李洪钟讲:“唯其可贵、艰难,才有新的攀登,新的境界。请给我一段时间,请你们给我详细介绍这几年世界与国内,山西省、市、县乒乓球运动发展的趋势,再看看你们队员的训练,我再提建议。”

庄则栋用了半个月时间,向教练了解情况,询问队员,细致观察运动员的训练,做到心中有数之后,他才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他建议山西乒乓球队采取男帮女的策略,即让山西男队的一些主力,帮助女队训练,“集中优势兵力,让成绩好一些的女队先上,女队成绩上去对男队也是鼓舞。”

男帮女,意味着很多男队员要“牺牲”自己的利益。那些年,吴新会、卜邦民等一批男选手除了自己训练,每天抽出一定时间帮助女队员训练。

在庄则栋来山西之前,山西乒乓球队已经开始了早晨、上午、下午和晚上的“四出勤”,随后,又以“三从一大”(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作为训练指导思想。

庄则栋建议,为了缩小和国家队的差距,应该再逐步减少午睡,循序渐进增加训练时间。

大运动量使得有些队员不太适应,那期间,有人离队,但更多的队员是选择了坚持,因为大家都相信天道酬勤。

庄则栋还发现,山西乒乓球队的优势是队员年轻、有朝气、有一定的基本功、肯吃苦、执行力强……但是训练过程中也存在一些不足:对远台、步法、台内球、反手进攻等方面训练不够,另外就是队员们的打球不够凶狠,这在日常训练中也有体现。

领队和教练对庄则栋提出的问题十分重视,完善了训练计划,从此,山西队训练时多了内容。队员们练步伐很苦、很累,脚上纷纷起了泡,但队员们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一段时间后,大家发现,不但步法有提高,克服困难的勇气也提高了,思想上也有了进步。

庄则栋还倡导队员们在比赛时要“积极主动”,并在日常加强了这方面的训练,还有他的“加速制动”,他也毫无保留地教给队员们,这些让山西队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管建华,这位来自山西阳泉的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世界乒坛名将,在她刚出道的时候,也遭遇到过职业生涯的坎坷。管建华是削球打法,和当时国家队的主力队员童玲属于同一种打法。随着乒乓球运动的发展,削球打法在那时已非主流打法,中国国家队人才济济,削球手没有自己的特点和过人的技术,很难立足。

初出茅庐的管建华因综合实力不如当时处于巅峰期的童玲,被国家青年队淘汰回山西队。山西队的训练条件不如国家队,心灰意冷的管建华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她提出了退役申请。

那时的管建华还不满20岁,虽然国家队不要了,但她却是队内水平最高的,山西队不能放弃她,于是领队安排刚到山西两个月的庄则栋去给管建华做思想工作。

当过正部级领导的庄则栋做思想工作还是有一套办法,他了解了情况之后,问了管建华一个问题:“你在乒乓事业上投入了许多年,而且有成果,如果放弃你现在的有希望、有成果的事业,到其他不熟悉的行业去发展,你认为有希望吗?”

庄则栋进一步开导鼓励管建华,“我观察了你好多次训练,我认为你很有潜力,你只要在训练指导思想和训练手段上打破常规,大有希望,国家队会请你回去!”

管建华当时听后为之一振,经过与庄则栋的一番细致交流,管建华认清了形势,打消了退役的念头。

随后,庄则栋针对管建华以往打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给她重新设计了训练方法,同时技术上做了一些调整,即在削球动作中增加了劈、砍的动作,这样一来,球的旋转加强了,另外,在打法上,管建华从完全的削球,转为转与不转相结合,并削中反攻。

经过苦练,管建华在队内男女混合比赛中获得了第二名,随后在和国家队交流比赛中,一下胜了六名国家队队员。当时山西女队在与国家队的交流赛中,也取得了连胜12场的记录,让人们开始重新认识这支昔日劲旅。

庄则栋协助山西乒乓球队期间,在国内正式比赛中,山西乒乓球队所取得的最好成绩是1982年全国甲级联赛的女团第6名,山西女队随后保持了多年甲级队。

庄则栋来之前,山西乒乓队已经很久没有队员入选国家队了。1983年全运会后,因为成绩优异,管建华、郑惠萍和石岩正式成为国家队的队员。一省同时有三名队员入选国家队,一时让许多兄弟省市羡慕不已,纷纷前往太原取经。

多年以后,庄则栋在自己的博客中,对自己在山西期间的工作成果是这样描述的:“在和山西教练员、运动员共同努力下,使山西乒乓女队和16岁以下的专业男、女少年,经过两年的训练,跻身于中国乒坛的前列。”“山西队在两年多的变化中,是领队、教练员、运动员共同努力的结果所取得的优异成绩。”

那些年,庄则栋是“三种人”之一,出于种种原因,很多昔日与庄则栋来往密切的人疏远了庄则栋,有些人甚至对庄则栋唯恐避之不及。

但是,纯朴、善良、厚道的山西人在那种特殊的历史条件下没有冷落庄则栋,而是给予了他意想不到的关爱和尊重。毕竟,庄则栋与刘庆棠、于会泳这些同样紧随的部长级干部还有些不同,庄则栋不是单纯由“文革”营造出来的,他是圣·勃莱特杯的三次得主,他是中美恢复正常关系的牵线人,他是国人仰慕的英雄……

一直以来,人们对庄则栋的崇敬、理解与宽容,更多的是饱含着对运动、对生命、对民族的一种热爱。

庄则栋在山西时,虽然做的是教练员工作,但没有伙食补助,所以不能吃运动员灶,按照规定,庄则栋每个月从70多元的工资里给体工队交12元。按照当时的标准,每个月12元的饭费标准对庄则栋来讲只能说是填饱肚子,谈不上营养。

75元,在20世纪80年代初算是中上等的工资水平。但庄则栋是拖家带口的人,北京还有自己的母亲、妻子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他每月给妻子寄30元,给母亲寄20元,算是尽一点责任。剩下的25元,交完饭费之后,剩的零花钱不多了,想改善生活,那点钱肯定是不够的,特别在那个物质生活还不太丰饶的改革开放初期。

刚到山西后的不久,有一天省体工队食堂的一胖老头叫住了庄则栋,带着煞有介事的口气说,“食堂里有规矩,吃完饭不准带走饭盒,知道吗?”

然而,第二天吃午饭,庄则栋去拿饭盒时,沉甸甸的饭盒差点儿脱手掉在地上,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肉和鸡蛋。那个胖老头对他说:“你过去来这打比赛,那会儿你刚得了世界冠军,每次吃完饭,人家抹抹嘴都走了,只有你,帮我们收拾碗筷,你还到厨房里跟我握了握手,一点儿没有大冠军的架子。想起当年的你,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这个胖老头姓郭,许多年以后,在一档电视节目中,庄则栋还回忆说,当时体工队食堂盛牛奶的时候,郭师傅给别的人是一勺,给庄则栋是两勺。郭师傅对他说:“小庄,谁都有权,我的权就在勺上,这就是我的权。你来了,你为国家争光,我就得多给你。”

就这样,按照庄则栋的线 块钱可以享受到别人将近100 块钱的生活待遇,这种待遇令庄则栋终身难忘,多年以后经常和亲朋好友提起。

当时庄则栋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昔日的好友钮琛委托在太原一家医院工作的李兰芳大夫帮助照顾庄则栋。在那个年代,和庄则栋这样的人走得太近,将会影响自己的政治前途。不过,善良的李大夫并没有顾虑太多,而是义无反顾地坚持照顾庄则栋。

当时细粮供应少,李大夫一家就给庄则栋做包皮面吃,包皮面是山西特有的一种面食,是将两种面粉(如白面和红面)混合而做成的一种面条,吃起来韧滑可口。

据说榆皮面的出现,是穷人吃不起白面的一种无奈选择,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这种传统面食早已退出了历史舞台,如今,在一些粗粮馆,偶尔还能见到榆皮面,不过,今天的人们品尝榆皮面,更多的是对过去那个年代的回忆。

在太原的那些日子里,每到夜深人静时,一想到北京的母亲、妻子和儿女,庄则栋时常会感到无限惆怅。“青灯孤照,有烟有茶偏寂寞;举头望月,不风不雨倍凄凉”。不过,一想到人民处处送来的温暖,庄则栋就警告自己:牢记山西人民的厚爱,把自己关于乒乓球独到的技能传授给山西人民的儿女,让他们尽快取得好成绩!

除了日常工作,他大部分业余时间是在编写一本书,后来这本书定名为《闯与创》。

这本书主要讲庄则栋在乒乓球上的心得体会,以及各种训练方法,乒乓球在三十六计上的灵活运用。书中,庄则栋还穿插着详细叙述了自己的前半生,包括他的家庭生活还有他极不平凡的乒坛生涯。

萌发写书的念头,是在1971年世乒赛之后,庄则栋想把自己关于乒乓球的一些体会和经验写出来,但由于工作繁忙,当时庄则栋没有开始动笔。直到“下放”山西期间,1981年春天在大同阳高观摩了当地的少年乒乓球比赛后,庄则栋深感中国的乒乓球运动需要从基层抓起,从青少年抓起。

恰好,庄则栋遇到了他少年时代的球伴钮琛,二人经过几次促膝深谈,就写书达成了共识,他们一起磋商,制订了写作计划。

他们二人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曾一起在北京市少年宫训练和比赛,师出同门,而且都是直拍两面攻打法。1958年,钮琛被选调到了山西队,后来一直扎根山西,从事乒乓球教练工作。

在庄则栋高升国家体委主任的得意之时,钮琛避而远之,而此时,两个人又重叙旧情,并且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又在一起并肩战斗了。

那期间,每当夜深人静,庄则栋屋里的灯光依旧亮着,他的书桌上、椅子上和床铺上,堆满了一摞摞参考书和笔记本。有段时间,庄则栋索性到临汾,住到钮琛家里,在钮琛家里只有九平米的小屋内中共同写作。

几百个不眠之夜,几百万字的草稿纸,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一部四十万字的书稿,终于在1983年11月完成了,那时庄则栋已经返回北京。

书写完了,出版却成了问题。起初,庄则栋和钮琛拟在山西出版这本书,也联系了当地的一家出版社,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后来,他们联系到北京一家出版社,几经周折,最后在一位中央领导的过问下,书终于在1985年7月正式出版问世。

当时,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这本书是“充满哲思与智慧的乒乓球教科书”,时至今日,这本书里的很多乒乓球技战术思想对乒乓球专业运动员和业余爱好者仍有较强的参考价值。

庄则栋在写作《闯与创》期间,庄则栋的老朋友,时任日中友协副会长、国际乒联主席的荻村伊智郎从一家香港媒体获悉庄则栋在写书的消息后,立即联系山西有关方面,表示希望获得此书的日文翻译版权。1984年10月的,当荻村得知《闯与创》一书获准在中国出版,专程自费飞往北京。

一别十二年后,老朋友终于又见面了,双方都激动不已。提到《闯与创》这本书,荻村风趣地问庄则栋:“在这本书里你褒了哪些人?贬了哪些人呀?”

庄则栋也幽默地回答:“在这本书里,有褒有贬。对于哪些被我战胜过和打败过我的所有中外选手,我全部加以歌颂。这本书里就只贬了一个人,那就是我自己……”

后来,和一位朋友谈到这本书时,庄则栋表示:“近台两面攻的打法,是我国乒乓球选手的独特风格,是我们继承了前辈的经验而形成的。今天,我力逊于心,当还种子于祖国母亲。我们把它写出来,希望能发展下去。我在‘文革’中失足了,怪我太浑噩。但我相信我会跟上时代、走向光明的。所以,我将从头赶。我写的这本书就算作又一章的第一节吧。”

很可惜的是,《闯与创》这本书自上世纪80年代出版后,此后没有再版过,2012年,病重期间的庄则栋在其博客中表示:“可惜现在我已经没有精力和体力再版这本书,甚为遗憾。”

如今,庄则栋斯人已去,乒乓球技术发展也已日新月异,值得欣慰的是,中国在乒乓球技术上和整体上保持着世界领先水平,这里面,有包括庄则栋在内的一代又一代乒乓人的不懈努力和执着追求。

在《闯与创》一书的后记中,有段文字表达了庄则栋的心愿:“正如我国的一句古语: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唯惛惛之痴者能有赫赫之功。看来这是一句哲理。所以,我仅盼读此书者能在自己的事业上,善惛惛,愿痴痴。”

1983年春夏之际,庄则栋结束了他在山西两年多的工作,离开太原返回北京。同年7月,庄则栋等来了关于他在文革期间问题的正式结论:犯有严重错误,但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开除党籍。

又过了一年,1984年7月,几经周折,庄则栋选择了在北京市少年宫担任乒乓球教练,回京后的工作问题得以落实。

1985年2月,庄则栋与鲍蕙荞协议离婚。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庄则栋遇到了10多年前见过的日本女子佐佐木墩子,处于人生低谷的庄则栋又迎来了他的第二次爱情,几经周折,经过逐级审批,最终,批准了他们的结婚申请,有情人终成眷属。

1987年12月19日,庄则栋与佐佐木墩子举行了婚礼。担任他们婚礼主持人的是庄则栋在太原期间认识的好友、全国首届十大制片人之一的靳大力。靳大力以《新星》起家,后来又连续拍过《狄仁杰断案传奇》、《关公》、《离太阳最近的人》、《毛主席过山西》等十几部电视剧。

庄则栋生前始终关注着山西的乒乓球发展,他的目光几乎没有离开过三晋大地,山西的11个地市都有他的足迹,乡村、学校、工厂、兵营……哪里有需要他就去哪里。他手把手指导过的,有白发染鬓的老者,也有稚气未脱的儿童。

1996年夏天,庄则栋应邀前往太原为当地一场乒乓球赛颁奖,机缘巧合,经李兰芳大夫介绍,庄则栋遇到了赵方方。相见甚欢的二人当时并没有想到,若干年后,他们一起能合作搞出点事情来。

行伍出身为人豪爽性情朴实的赵方方是个才华横溢很有才情的文艺男,小提琴、唱歌、说相声、打快板,样样都是专业水准。

在结识庄则栋以前,在赵方方眼里,庄则栋是遥不可及的世界冠军,英雄,他对庄则栋仰慕已久,但只在电视里目睹过其风采。待见到真人后,赵方方发现,庄则栋非常平易近人,是一位从容大气,率真透明的智者。

二人一见如故,相言甚欢,越聊越投机,很快成为莫逆之交。赵方方还一下购买了200本《庄则栋与佐佐木墩子》,让书的作者庄则栋感激不已。后来赵方方把这200本书赠送给了自己的亲朋好友以及乒乓球爱好者,让人们对庄则栋有了进一步了解。

1997年12月19日,庄则栋和敦子喜结良缘10周年,赵方方与李兰芳、吕晓林、王新科等庄则栋在山西的好友专程赴京祝贺。

此后,庄赵二人常保持联系,庄则栋乒乓球比赛视每到节日,互相致电问候。一眨眼到了2002年的冬天,庄则栋给赵方方打来电话,希望赵方方能够承办“第17届‘庄则栋杯’全国少儿乒乓球赛”,电话里赵方方没有丝毫犹豫,爽快地答应了。

2003年初,刚过正月不久,赵方方就开始张罗这场赛事,进行前期的筹备工作。不料,那一年非典肆虐,人心惶惶,原定的赛期一拖再拖,一眨眼暑期已过,眼看着这场赛事是办不成了,赵方方感到非常沮丧。

无奈之余,赵方方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以庄则栋的名义在太原搞个乒乓球俱乐部。

从商业角度来看,赵方方当时的想法有些冲动,他并没有对整个市场做充分细致的考察,也没有找专业的机构进行可行性分析。他的想法很简单:第一,庄则栋是民族英雄,蝉联三届世锦赛男单冠军的纪录还无人能破,没有他和美国球员的闪光碰撞,中美关系正常化可能还会推后;第二,太原当时缺乏一个供乒乓球爱好者交流的高规格的平台;再有,自从筹备第17届“庄则栋杯”全国少儿乒乓球赛以来,赵方方对乒乓球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也喜欢上了这项运动。

赵方方琢磨了一个星期,他想把这个想法告诉庄则栋。但庄则栋会同意吗?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拿起电话连线庄则栋,没想到的是,听完赵方方的阐述,庄则栋当即在电话中慨然应允。

庄则栋当时的想法是,山西是他的第二故乡,他愿意为山西的乒乓球发展做任何事,以此来报答山西人民对他的厚爱。

其实,在太原这样的内陆城市,投资文体产业赚钱是非常难的,特别是搞乒乓球俱乐部。乒乓球作为国球虽然广受群众喜爱,但在当时,愿意在工作之余投身进去并在其中找到乐趣的真正乒乓球爱好者却不多。

做过生意的赵方方也知道搞乒乓球俱乐部挣钱难,亲朋好友也用半信半疑的眼光看着他,但他义无反顾,前后斥资100多万元,在太原市和平北路山西涤纶厂旧礼堂的原址上,进行了4个多月的基建,改造厂房,修路,购买专业塑胶地板,乒乓器材,等等。在整个过程中,为了筹集资金,赵方方当时甚至把他在太原市内的房子也卖了。

2003年12月28日,太原庄则栋乒乓球俱乐部正式开业,世界冠军庄则栋亲临现场剪彩,山西省市领导光临出席,太原各界的乒乓球爱好者也纷纷到场,开业仪式上,2004个乒乓球从天而降,现场为之轰动,大家欢呼不已,至今令人难忘。

赵方方当时和庄则栋约定:开业后,希望庄则栋每两个月来一次太原,与球迷互动为球馆造势,前期利润中的20%归庄则栋,待全部投资收回后,双方就利润对半分。

彼时,山东济南已经成立了以庄则栋命名并为校长的乒乓球学校;在北京,有庄则栋国际乒乓球俱乐部。在太原这样的内陆城市,如何经营庄则栋乒乓球俱乐部?赵方方绞尽脑汁,发现以前的很多生意经都用不上了。

那些年,在太原开个饭店,只要你饭菜可口、服务周到、地理位置好,不难挣到钱;但是,开乒乓球馆就不同了,你投入十分,能收回一二分都很难。

为了给庄则栋俱乐部造势,赵方方搞了不少活动,如高奖金的比赛,请庄则栋四处讲座,高薪聘请资深乒乓教练……但市场叫好而不叫座。有些亲朋好友劝赵方方转行做其他行业,但赵方方已经深深爱上了乒乓,在与庄则栋的交往过程中,他已经被其纯真与仁厚深深打动。

尽管俱乐部发展举步维艰,步履蹒跚,但赵方方在心中已经暗暗发誓,此生愿与庄则栋俱乐部共存亡,无论前面有多少艰难困苦,他都要把俱乐部办下去,让更多的人爱上乒乓,享受到乒乓球的乐趣,因为他相信大哥庄则栋说的那句话:爱乒才会赢!

随着社会发展,位于太原市和平北路的庄则栋俱乐部也不得不随着城市改造而重新选址,移至西矿街与迎泽西大街附近的一所中专院校内,新环境,新球馆,新场地,但球馆里最醒目的位置那句“爱乒才会赢”依旧激励着一批又一批乒乓球爱好者。

庄则栋和赵方方都是把钱看得很淡的人,否则太原庄则栋俱乐部不可能在风雨飘摇中坚持到如今。由于各种原因,庄则栋在俱乐部成立后并没有严格遵守他和赵方方之间的约定,即每两个月到一次太原。庄则栋也很清楚,赵方方在太原干得不容易,所以,对于俱乐部的利润,他从不过问,也从不计较。

赵方方则遵守着他们最初的协定,即便在俱乐部经营最困难的时候,依旧定期将利润中的20%如数转给庄则栋,如果算上庄则栋每次来太原的吃住行接待,赵方方的投入远不止这20%,但这些钱赵方方掏得心甘情愿。

2011年5月,当得知庄则栋要搞《祖国在我心中》书展缺钱,赵方方慷慨解囊相助。

在庄则栋身患癌症期间,曾想去日本进行治疗,但费用很高,而且按照有关规定,当时在境外治疗,费用是无法通过医保报销的。庄则栋不惧怕死亡,但为了佐佐木墩子,为了乒乓,庄则栋还想多在世上停留几年。

虽然庄则栋出过书有稿费但很微薄,偶尔也代言过一些广告,各地也有几家以他命名的俱乐部,但其实获利极少,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讲,庄则栋也缺少商业头脑,那些年他没有很好地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赚个钵盈盆满,他的物质生活只能说是比普通的工薪阶层略好一些。

和大多数普通老百姓一样,此刻的庄则栋也受困于医疗费用。他想到了山西,他听说山西的很多老板很有钱,他希望通过赵方方找到能为他赞助去日本治病的医疗费的山西老板,当然庄则栋也会为对方施以他力所能及的回报。

这让赵方方为难了,他是认识一些企业家,但让人家为一个身患癌症的人赞助医疗费用,尽管这个人是庄则栋,但天性敦厚的他张不了这个口。

其实庄则栋对山西方面的赞助也没抱很大希望,但他万万没有料到,赵方方亲自赞助了一笔费用,10万元,不算多,但对于处于当时属于一介平民且政治上曾经有过一番特殊经历的庄则栋来说,却是雪中送炭,在他看来,赵方方此举真可谓是侠肝义胆为兄弟。

当赵方方带着10万元在石家庄见到庄则栋时,二人洒泪相拥,一切尽在不言中……

由于庄则栋的特殊身份,许多人出于各种因素,和庄则栋还是保持着一定距离,在很多人看来,赵方方与庄则栋的密切往来,有点不可思议。

有一次,太原一家俱乐部搞乒乓球比赛,邀请到我国乒坛名宿前国家队总教练许绍发指导观摩指导,赛后晚宴,赵方方也参加了,席间,当许指导得知赵方方是太原庄则栋乒乓球俱乐部的法人时,主动端起一杯老白汾酒敬向赵方方,并说:庄则栋曾有过辉煌的过去,但如今属于“弱势人物”,你能以一位“弱势人物”的名义为乒乓球事业做事,令人钦佩,我敬你一杯!

2013年2月10日,73岁的庄则栋在北京佑安医院去世,赵方方闻讯悲痛不已,但当时在手术中的他只能在病榻前以泪水遥祭他的英雄老大哥。

如今,太原庄则栋乒乓球俱乐部是全国乃至全世界唯一一家以庄则栋命名的乒乓球俱乐部,赵方方把俱乐部交给女婿赖普岩掌舵,自己则专心于文艺事业中,不过,已经爱上乒乓球的赵方方每周还是去会俱乐部与球友们切磋球技。

如今,当你走入太原市庄则栋乒乓球俱乐部,墙上“爱乒才会赢”几个字依旧赫目醒然!虽然斯人已去,但庄则栋与太原的情未了,因为在这座城市里,有一群热爱乒乓的人们,他们坚信:“爱乒才会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goosejumps.com/,路易斯阿尔贝托苏亚雷斯

Written by
admi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